你應該要知道的食事

2017年3月31日美國貿易代表署(USTR)公布「2017年各國貿易障礙評估報告」,點名台灣在進口豬肉、牛肉等議題並未依據國際標準,也讓國內再度掀起一波是否開放美豬進口的討論。究竟開放美豬進口是否等於罔顧人民健康?對國內豬農來說是否又真的會造成嚴重的影響呢?在進一步分析以前,先跟著《食力》一起了解這個議題的來龍去脈吧!

專題企劃=林玉婷、黃齡誼

撰文=黃齡誼

談到美豬你會想到什麼?政治人物的口水戰、還是豬農上街抗議的衝突畫面?2017年3月31日美國貿易代表署(USTR)公布「2017年各國貿易障礙評估報告」,點名台灣在進口豬肉、牛肉等議題並未依據國際標準,又讓國內再度掀起一波是否開放美豬進口的討論。現任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「只要確保食用安全,他不反對解禁」,但此發言卻遭批「棄守食安」、「出賣人民健康」。但回到客觀科學證據上來看,開放美豬進口就等於罔顧人民健康?對國內豬農來說真的會造成嚴重影響嗎?

事實上,我國早於2005年就已經全面開放豬肉進口,近20年來進口的美國豬肉產品更高達50萬公噸,其中以「冷凍肉」及「雜碎」為最大宗,幾乎每年占比皆在98~99%左右,其餘項目包含「生鮮冷藏肉」、「調製肉」、「肉罐頭」,但進口數量非常少。換句話說,其實目前爭議的重點並不是在「是否開放『低價美豬』進口」,而在於「是否要開放『含瘦肉精萊克多巴胺的美國豬肉』進口」。

而「瘦肉精萊克多巴胺」又是什麼,有爭議就代表它的毒性很強嗎?其實並不然。俗稱瘦肉精的乙型受體素(β-agonists)是好幾十種不同成分的藥物統稱,萊克多巴胺只是其中一種毒性較低的類型。瘦肉精一般用於治療呼吸道疾病,但因能提高畜禽的瘦肉比例,減少飼料成本,並使賣相更好、提高售價,增加養豬戶的利潤,因此也被應用於畜禽飼養。其中,因不當使用而曾在國際上引發食物中毒事件的瘦肉精包含克崙特羅、沙丁胺醇等毒性較強的種類,歐盟也因此於1996年便禁止瘦肉精用於非治療用途。而萊克多巴胺則是美國藥商禮來公司後來研發出的新種類,因毒性較低,於1999年在美國通過核准,可添加於飼料中。

因此,討論含瘦肉精萊克多巴胺的豬肉是否可以進口,並不是因為它的毒性很強、需要禁止,而是因為它是瘦肉精種類中毒性較低的類型,也是美國已經通過可添加於飼料中的瘦肉精,由此國際上對於萊克多巴胺的殘留容許量標準才有多元的討論。而其他毒性較強的類型,在國際討論上則較沒有爭議。

2001年廠商也在台灣提出萊克多巴胺的檢驗登記申請,並開始進行資料審查等流程,但受到2006年中國發生瘦肉精克崙特羅中毒事件的影響,我國農委會遂將所有類型的瘦肉精都列為禁藥,萊克多巴胺在台灣的查驗登記審查也因此停止。

直到2012年7月5日,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(以下簡稱CODEX)通過瘦肉精萊克多巴胺之最大殘留容許量標準,成為管理萊克多巴胺的國際準則。我國也於2012年9月公告增訂牛肉中的萊克多巴胺殘留容許量,依循CODEX之標準訂定牛肌肉中為10ppb。但因國人喜食內臟,且豬肉的食用量較多,因此包含牛隻的內臟部分及豬肉等,我國政府皆未採用國際標準,而是表示將依國人飲食習慣進行風險評估。但自2012年至今,主管機關仍未完成相關報告,也使國內對此議題的討論始終在原地踏步,讓台灣民眾的認知也停留在紛爭階段。

事實上,台灣若沒有任何研究和科學根基、僅一味抵制的話,在國際貿易上很難讓各國信服。國立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詹長權即表示「台灣既然是世界貿易組織(WTO)成員,我們所有訂定規範的過程就要符合國際上通用的規範,這個過程就需要經過完整的健康風險評估,才能得到台灣是不是能採用有別於國際通用的標準。」由上述討論可知,台灣目前相關健康風險評估的執行還有待加強,2012年至今不僅研究停滯、標準不明,每次討論到此議題,都停留在打高空的政治話術。對比早先食藥署在輿論壓力下放棄基於科學專業修訂的「氟派瑞於茶類中之殘留容許量」,台灣社會似乎已走向「食安口號」可以凌駕科學專業的情形,令人遺憾。

延伸閱讀
萊克多巴胺已有國際標準 台灣能不進口嗎?
進口瘦肉精美豬好可怕?台豬其實也用過!
豬肉進口開放多年 國內豬農真的需要擔心美豬嗎?
開放進口卻不能出口 台灣養豬業如何生存?
淺談瘦肉精-萊克多巴胺